可爱淡妆小仙女头像

一素笔,一薄笺,想将满腹相思书撰。谁知诉情的开端,竟是那么地难。或许今生今世,我都无法写成完结那篇。一扇窗,一丝弦,孤处落寞无边。那无尽的想念,随着我的心碎,不小心滴落到了指尖,流淌在琴弦。于是,在天宇间流传的凄婉,是我无法言说的痛楚和心酸。一芯灯,一书卷,对繁星缱绻,向天涯无言,与凄凉作伴,拥思愁成眠。我望归的眼泪,夜夜浸湿枕畔。我好想好想在某夜,你用凝香的小手,能为我轻轻擦干。一壶茶,一枝烟,又能熬过多少时间。真不知道还要经历多久,才能停止思念。为什么我的爱,总是被你搁浅。还要历尽多少伤心磨难,才可以登上那相爱的船。秋风已寒,夜正阑珊,独倚栏杆,守望你曾经的携手相牵。坐看翠竹映浅潭,清风揉皱水底天。心怎堪,破残楼外,忽闻一声归雁。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 ■■■■

■ ■■■■

■ ■■■■

■ ■■■■

■ ■■■■

■ ■■■■

皱水底天。心怎堪,破残楼外,忽闻一声归雁。

一素笔,一薄笺,想将满腹相思书撰。谁知诉情的开端,竟是那么地难。或许今生今世,我都无法写成完结那篇。一扇窗,一丝弦,孤处落寞无边。那无尽的想念,随着我的心碎,不小心滴落到了指尖,流淌在琴弦。于是,在天宇间流传的凄婉,是我无法言说的痛楚和心酸。一芯灯,一书卷,对繁星缱绻,向天涯无言,与凄凉作伴,拥思愁成眠。我望归的眼泪,夜夜浸湿枕畔。我好想好想在某夜,你用凝香的小手,能为我轻轻擦干。一壶茶,一枝烟,又能熬过多少时间。真不知道还要经历多久,才能停止思念。为什么我的爱,总是被你搁浅。还要历尽多少伤心磨难,才可以登上那相爱的船。秋风已寒,夜正阑珊,独倚栏杆,守望你曾经的携手相牵。坐看翠竹映浅潭,清风揉皱水底天。心怎堪,破残楼外,忽闻一声归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EmtKH4tZAxruicAWQZFVRibJN2Gfe60ibgsJ2icWveVx7pAUYxictxUpQ5ibjaicHkbe0nB83nxeJxapm9T5GyJzYuD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