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呆滞的情感

01

关铜镇的桥头,总会有一个人风雨驻足的站着。远远的看去是一个身材瘦小,肢体腻歪的人。时不时会低下头呢喃,又会了着头向远方指望。啰哩啰嗦的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名字是陌生的,可能只是一个代号。而人早已丢在了烟消云散后。他是受了某种刺激,才会导致神志不清。他不认识我,但我叫他爸。我没有喊他,可能是因为喊了他也不会答应我,还是从心里我就嫌弃他。对付他我是有办法的,但这也是唯一的办法。并不好使,但能凑合着让他早点回家。我拍了拍他,摆出一副恶凶的样子。“再不走,智云来了。”而他会奇奇怪怪的对我说,那赶快走吧,不能让她回来看不到我。之后便是灰溜溜的跑回了家,到了家他的脾气就上来了。先是拍桌子又是打板凳的,嘴里黏着吐沫含糊不清的闹着:智云哪里去了,到现在怎么都不回家。不知道死哪去了。我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像骗孩子一样跟他说。“快睡吧,等你睡着了她就回来。而他也会言听计从的抱着枕头,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下了。是的,智云是我的亲人,一个我认识又可以说不认识的女人。她是我的生母,是我多年后才知道的。02父亲有跟我说过,他和继母结婚都是无奈之举。在我印象中,父亲和继母的争吵从未停止过。从一开始的口水战,到后来的肢体摩擦。至此家里就没有风平浪静过。我知道他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感情,维持着的也仅仅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关系。她有好几年都没有回过家,父亲带着我孤苦伶仃的生活。也像现在的我带着他一样,看着这个家不成家的样子,心里总是难免的落失感。而他们的感情出了很大的纰漏,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电话里,我听的很清楚。她一直说着要离婚,父亲不肯,两个人僵持了很久。父亲骂她,那边依然能感觉到热火朝天的场景。后来他们就一直搁置着,父亲守着屋子和我,慢慢把日子活的像煎熬。03有时候父亲会站在桥边吸上几口烟,又吐出一圈又一圈的唉声叹气。那时的我虽讨厌婚姻,但却一直用情感麻醉着我的不幸。十八岁我便学着去恋爱,懂得去暧昧,但并不是真的用情。我知道外一陷进去,就很难再走出来。我记得清楚是两零一一年的晚上,我在家吃了饭准备休息。便听到了父亲被撞的消息,我急急忙忙的敢去了医院。医生要求立即动手术,都是我写的病危通知书。她从未出现在医院的某一个角落。她回来的时候,并没有进门。是来找父亲签字的。我想她的心是有多黑,经历了什么才会对父亲这样斩钉截铁。父亲签字是假的,他一个精神残疾的人。写什么字都是没有法律效应的。就像他们的婚姻一样,明明有着结婚证也只是一纸空文。继母是两手空空的来,也是不留情感的走的。

04其实我是同情父亲的,他和我相处了这么久总是有情感的。而对于继母我竟然生疏的可怕。虽同是女人,却搞不懂她的内心。我问她:你就不进去看看吗?她没有回我,好像也不需要我的理解。便匆忙的离开了,自此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并不是她亲生的女儿。而智云才是我离开人世的母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GEvTFyQ30N27mA4xx3ofUtshSVNjNn8OU6eiazYgpukyUXvH0udMVkIOKagHGrcwpo369PibvEQNPNxhFWSSO3cQ/0.pn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