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后来我找不到我的眼泪了

小安是一个人去那个海滨城市的,她背着画板,像是一个去写生的画家。临走前,她把自己的房间关得严严实实,像是唯恐有一丝外面的风透进来,最后,小安关上灯,看着密闭的安静的房间,安静的床和沙发以及飘窗,感到一丝久违的心安,她关上房门,去往大海的方向。

航班是晚间起飞的,双层舷窗外是漆黑的跑道和昏黄色的灯光,飞机在高空行驶,机舱内狭促而窄小,小安静静地盯着高空下不夜的城市和灯火以及万里高空上的云层,想起她想要忘掉的那个人,不禁潜意识地换了个姿势,像是生怕别人知晓她在想什么一样。飞机很快降落在那个海滨城市,出了舱门,小安就闻到了第一口海风,是那样的好闻。

小安和叶信分手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来,她坚持用画笔记录自己的梦,来到这个城市也不例外,她把自己关在宾馆里,不分昼夜地看电影、做梦以及画画,像是换了个地点居住,而不是来旅游。小安的画总是色彩明丽的,也可能是调灰调的颜色太过麻烦,总之,她总是色彩艳丽地用画笔写作,使人看起来会觉得作者的心情似乎很好。但小安的画作没有读者,也没有观赏者,她把画摞成厚厚一叠,放在床下,并不打算公开。

天气不那么好的时候,小安才会想要去海边,她戴上和叶信在一起时买的那顶黑色帽子,坐上去海滩的公交车。那顶帽子很合她。天色有些阴,但不像马上就要落雨的样子,但是就算要落雨又如何呢,小安心想,她最不怕的就是淋雨。阴天的海边有比平时更大的海风,小安喜欢看海,就像她喜欢画画一样,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兴趣,她没得选。在沙滩上,光脚走起来会有舒服的感觉,她就这样一次一次看着浪花拍打上来,淹没脚踝,淹没小腿,然后退下,大海凉凉的。

小安会在当地的旅馆吃饭,当地的人说着一口软糯的方言,并且爱叫她“小妹”,她就这样爱上这个地方的方言。也是在宾馆楼下的这个小饭馆里,小安遇见了阿乐。阿乐是当地人,一个阳光的男孩子,他看着在吃面的小安像一只小兔子,不禁笑着和她搭讪。阿乐讲一口软糯的普通话,听起来就像是台湾人,小安忍不住说:“我觉得你比我更嗲。”阿乐笑笑地说:“习惯就好了。”

阿乐听闻小安是从外地来,便自告奋勇带她去各个景点闲逛,小安被迫改变了深居简出的生活习性,阿乐笑笑地说:“既然来了,就玩玩吧。”阿乐地身上总有当地人的闲适和温柔,小安觉得和他一起玩也很好。他们一起逛公园、一起逛校园,晚间的时候,他们会回到初遇的小饭馆一起吃饭,然后小安和阿乐告别,回宾馆。

小安的画开始停滞,是阿乐改变了小安的计划,就像一个习惯每天记日记的人,丢了自己的纸笔没法再写,这只是个比喻,总之小安已经有几天没有好好画画了。她有些不习惯,便在一个晚上一起吃饭时拒绝了阿乐第二天的游玩邀请,阿乐追问为什么,小安对他讲:“因为我想画画了,我好几天没好好画画了。”阿乐有些兴趣:“那我可以看看你的画吗?”小安说:“我不太喜欢给别人看我的画。”阿乐悻悻,但又抬起头说:“你就在宾馆里画吗?”小安说:“嗯。”阿乐说:“你为什么不去外面写生呢?”小安说:“我画的画不是那种类型。”阿乐说:“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小安低头思索了一下:“好吧。那也没什么不好。”

于是第二天,小安是背着画板出门的,阿乐把她带到了海边,是另一个更美的沙滩,小安坐在沙滩上静静地写生,感到有些不习惯,因为人群中总有人看她。阿乐感觉到小安的局促不安,轻轻对她说:“没事啦,让他们看吧。”小安有些难过地想起叶信,想起他在自己喝多时很快地赶来带她离开热闹之地,于是她在画布上用力地倾洒了一大片普兰,彷佛根画布置气一样。小安笔下的海就像真正的海一样忧郁而美好,阿乐不禁惊叹起小安的画,小安有些羞涩地笑笑:“没有啦,不会很棒。”小安总是这样说,对自己的任何事。

那天晚上,小安带阿乐去了自己的房间看画,那是小安第一次让别人看见自己五彩斑斓的梦境,那些梦境一样的画。阿乐安安静静地看,什么也不说,小安觉得很好,她不喜欢别人评价她的画。阿乐看着小安把窗子和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不禁笑着说:“怪不得你这么爱待在屋子里,你总是这样把自己跟外界隔绝起来吗?”小安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阿乐所问的问题,她想,这个习惯应该是叶信离开以后才养成的吧,哭泣的时候不应该让别人看见不是吗?于是小安对阿乐说:“并不总是这样的,只是我最近状态不好。”阿乐并没有问小安最近怎么了,他只是放松地牵了牵小安的胳膊:“都会好起来的。”小安感觉很好,于是便主动抱住了阿乐。

那个晚上,小安在阿乐身边睡得很不好,阿乐是一个过于笨拙的恋人,或者谈不上恋人的恋人,他只会紧紧地抱住小安,但小安感觉不到被抱的温暖。或许是不爱,或者是不够爱,小安几乎快要被这笨拙的拥抱扼死,那一夜,小安几乎彻夜未眠,她不知道阿乐是不是也是如此。天亮的时候,小安才起来抽烟,并且穿好衣服把窗帘拉开,阳光倾泻进来,那是那一年多里,小安第一次主动拉开窗帘。阿乐很快被阳光惊醒,他穿好衣服,又抱住小安,小安淡淡地问:“今天你想做什么?”阿乐说:“不然你给我画幅画吧。”小安答应下来。

坐在阿乐面前的时候,小安的心里感觉到像是处于台风中心的那种宁静,阿乐是让她感到乏味又无法拒绝的那种人,甚至于阿乐的善良都更像是武器,于是,小安把这幅画的主色调定成橘黄色,过于明亮跳跃的颜色,但又带点灰调,那是阳光里的阴影。阿乐在小安的笔下逐渐成形,就像俩人的发展水到渠成,他们彼此默契,彼此配合,谁也爱不上谁。

临走的时候,小安把那幅画送给了阿乐,并且知道自己以后再也很难见到他,她也并不打算再和阿乐联系太多,她只是把这个城市的画稿又带上离开的飞机,她也不知道叶信还跟着她没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liaab1BibTfVFr5qWKeWmpiahBXRRMV8JuJtTCddZpTUsqRXEEpreiaqFpHgIWYE21Z3rJ0TLic3gDb3WcibXMCu8icw/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