验血__ (十一) 拔出萝卜 带出泥_02

经杨群领、王士俩人两套说辞,阿斌没有马上折回找杨群领算账,他好好串联了事情始末,由人及事,由事到人,越琢磨这帮人,他的心越狠,吃一堑长一智,为了提高找到冤头债主的效率,他在胸中稍微做了计划,他悄悄盯梢起杨家人,几天后,注意力逐渐全压到杨群领儿子身上。小孩叫杨光,人如其名,活泼,皮,特别爱玩,也不怕生,二年级了,在镇上小学走读,阿斌跟踪路线变成每天陪他上下学,冬天昼短夜长,黑的早,一天杨光做卫生轮值,离校晚,落了单,阿斌日常蹲守校门,玩着手游,杨光竟然主动靠上来看,阿斌顺水推舟把他骗到偏僻角落处绑走了。

阿斌觉得唯有这样才能从杨群领哪里套出大实话,他把杨光带到一艘搁浅破福船上,福船是阿斌祖辈们讨海的主要工具,跟祖辈一样,这艘废福船也退了休,船头龙眼已经掉了一颗,另一颗的黑漆已褪尽了色,船身他处该有漆的地方基本也跟龙眼差不多,走近还能闻到枯木与海风化合出的木香,阿斌把杨光藏到船体水密仓,绑在压舱石上,阿斌准备了一个装满游戏的PAD,面包和水,小杨光本来还哭闹,有吃有玩后竟然就不害怕了。

阿斌给杨拨了电话,开门见山,直截了当。“你儿子在我手上。阿斌抢过小杨光手上的PAD,把电话递到他嘴边,“叫爸爸...”杨光嗷嗷哭了起来,哭的是爸爸还是没游戏玩了,不知道。“你谁啊?你想干嘛?杨群领显得焦急、慌张。“这么快就忘了我啦?你们害死我妈跟儿子,又骗我不认识老板,既然你不愿意说出你老板,那就拿你儿子来抵命吧...”阿斌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很快电话回拨了回来。“你别冲动,你想怎么样?你问...你问...我什么都告诉你。杨群领央求着。“你表弟偷了钱以后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表弟偷了钱?”“别废话!回答我的问题?“发...发...生什么?什么?噢,对...钱丢了...老板就找我算账,要...要砸碎我的一只手,后来我答应给他...”杨群领顿住了。“给他什么?快说...”阿斌一着急捏哭了小杨光,大声的吼问。“你别急...别急...给他...给他还钱...他才答应我算了的。“他就这么简单算了?”“是啊,还钱了不然还能怎么样!”“我听说的吴添仁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上过当的阿斌还是将信将疑。“妈的王士,什么都往外说...”杨群领低声嘀咕了一句。“妈的,你这只老狐狸,什么都骗着我说是嘛?”阿斌听到了杨群领跟自己的对话,更生气了,“老子现在就弄死你儿子,给我儿子抵命。阿斌对着电话吼道,吓得旁边的小杨光哭嚎的更大声,他好像懂得了害怕。“别...别...别...我说,我什么都跟你说实话,你问,我都说!”杨群领一听到儿子的哭喊声就失了方寸。“那你说老板到底怎么就算了的?为什么我会收到怀的是女儿的通知?“吴老板他没有儿子,我骗他给他找好了一个条件不错的代孕...”“逮鱼的?”阿斌也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是替他生儿子的女人,他才算了的,”“妈的,这缺德的,活该没儿子。”阿斌咬牙切齿,“然后呢?既然算了,为什么我还收到那样的通知?”“他哪里肯做赔本赚吆喝的买卖,你们这批抽血的全部都没有真的拿去化验,全部发生男的了事,发男的人家肯定就会生下来,他也怕报应啊...就...就是...除了我表弟招揽的下线全部发生女的,他说,到时候人家发现搞错了会帮着他一起找王士算账,他就想给他多制造点麻烦。“操他妈的,你们自己的纠纷,干嘛拉我们垫背,...操...”阿斌暴跳着吼骂。“我能说的真的都说了,半句假话没有,你放了我儿子吧?我真的只是一个打工的啊...”“你带我去见他,我确认后自然把你儿子还给你。”阿斌隔了好一会儿才说。“兄弟,真的,我劝你还是算了吧,你真的玩不过他的。”“别废话,要儿子就带我去认人认地方”牛头斌心里对自己说,就是死也要溅他一身血,不然死了没脸见父母。“好好好...不过我们说好了,我只能带你去他住的地方,远远的看着,告诉你哪个是他,他是不会随便见我带的人,我算老几啊!”“行!我明天早上就去你家找你...”阿斌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第二天一大早,阿斌就在杨群领的破小面旁抽烟等着,杨群领很快也来了,来的时候包的跟那天和阿斌、宝算接头那样见不得人,阿斌一看就来气,差点没再给他一脚,杨群领一发动车还把口罩戴上了。

车上高速开了个把小时,下高速又兜了近半小时,小面左弯右绕到了一个豪华别墅区大门,停在斜对面,杨群岭把帽檐压得更低了。“老板住9号,挺里面的,我们这样也进不去啊。”杨群领对阿斌说。“那我们就等,等他出来,你再指认给我。”阿斌斜了一眼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他又不是上班族作息不固定,再说出来的时候都坐在黑头车里,我们什么也看不到啊。”“等到什么时候你他娘的都得陪我等,看不到我就先认个车。“什么时候都等?那我儿子呢?”杨群领着急了。“放心,死不了。”

就这样两人窝在小面里盯守。憋了,阿斌就下车伸展起来,饿了就啃面包就水,而杨群领一直是放平靠背压着帽檐半躺着,偷偷往保安亭里瞧,一直没敢下车,有几次黑头车出来,阿斌跟他确认才发现他几乎睡着了。一直到下午3点左右,又有辆黑头车开出来,杨群岭眯紧了眼看,嘴里默读完车牌,就一直推碰在旁的阿斌,“就是这辆,就是这辆。”说着自己就赶紧背侧过身,用帽子把脸全盖住了。

阿斌赶紧用手机拍下了车头,车打左直角弯出来了,刚好老板座上的黑窗还是摇下来的,阿斌连拍到好几张吴添仁的脸。自己反复放大细看了好一会儿,杨群领才敢翻过身来,阿斌把手机递给他。“是他吗?”杨群领看了车牌,又滑看了脸,把手机丢给阿斌。“嗯,没错是他。你要是被逮了,可别把我说出来,知道吗?那可是在毁我。“我像你他妈满嘴跑火车。”

阿斌跟姓杨的交接完孩子就回了家。

...

待续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l6L5yqvsBHKLYPQz9JrXhQXSXic1BH7H5ic9q9icEl5lFPVt4RGZq83ib8btKMAeM8QYewtCIK48dK6uJjMm61NOJ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