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记|情诗

我曾见过千番日出和日落

大地上的森林与高山  被镀上一层蜜色光泽

在它升落的海面  好似五彩云团里的一颗血橙   

出没不止  在那浩瀚汪洋间/

我见过千般月色  

满月似金币  冬日寒月白如冰屑  新月宛如雏天鹅的绒羽/

我曾见过大海静谧如画  色泽锦缎  

或蓝如翠羽  或通透似玻璃  或乌色泛褶出泡沫  

汹涌的沉重 又狠恶/

我曾感受过风  

凛冽自南极而来  刺骨哀嚎  仿佛迷途的小孩 

风  温柔和煦如爱人的呼吸  

风  承载着盐与海藻湮灭的咸涩  

风  充盈着森林土壤的气息  温润肥沃  

芬芳  自百万花朵  

狂风蹈海  如同发了酵起了沫  

又或风驱着水波拍岸  猫咪轻扑一般/

我曾知悉静默 

那在一眼新井里的静默  冷冽且夹着泥土气味

深邃洞穴中的静默  冷酷决绝

酷热迷离  正午的静默

万物被当空烈日催眠  平息而至静默

静默  当天籁终了时/

我曾听夏日蝉嘶

那声声如芒刺骨

我曾听树蛙在林中咏唱

复杂严谨俨如巴赫

翠绿萤火虫为之燃起百万点亮光/

我曾听啄羊鹦鹉的鸣声直掠灰色的冰川

恍如年迈者的兀自苦叹

他们悠缓地迁徙向海/

我曾听街头小贩哑了嗓子

成交皮草生意时的叫嚷

一如他们对穿金带银的妻子歌唱

响尾蛇的警信  短促清脆

蝙蝠的尖唳遮天蔽野

马鹿的咆哮  从齐膝深的石楠丛中传出/

我听过狼群向冷月长嚎

红吼猴用他们的啸叫震彻山林/

我听过那嘈嘈切切 咕哝吱唔

来自珊瑚樵间  斑斓的鱼群/

我曾见过蜂鸟围着一树红花  

如猫眼石般闪烁

嗡嗡旋似陀螺/

我曾见过飞鱼

犹如道道水银  轻拂过蓝色的浪

用尾鳍在水面画下银色的纹/

我见过鲸鱼 黝似沥青

衬着矢车菊般蓝蓝的大海

他们一呼一吸间  筑起凡尔赛的喷泉/

我见过蝴蝶破茧时危坐

颤栗着  任由阳光把鳞翼熨平/

我见过虎  好似烈焰

在长草深处交欢/

我曾躺在温润如奶  柔滑如丝的水中

以客道迎待周遭的海豚/

我遇过千种的生灵

见过千般绝妙的事情

这一切曾经 没你携手

于我尽是枉过

这一切经历  有你在左右

与我便全是收获

这一切所有 我愿放弃

只为换取你一分钟的相伴

换你的笑语  你的声音

换你明眸  秀发 朱唇  玉体

最重要的  换你那美妙而几可惊叹的心智

那迷人的宝藏

唯有我一人  有权探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kOFA2IiaIiaic5eYjascKNJANPuZNjFVHEWkbJ1BgHoBIhOsbnM2fwRArKxbGicNvHgQuF4RPBP5z27wLFTyquPPIA/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