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捉妖吗?

道士,捉妖吗?

文  /  柒柒爷

“妖怪,还不束手就擒!”

 

一把飞剑疾驰而去,紧紧跟着前面的一道黑影,眼看着越往密林深处这妖怪施展起来越发如鱼得水,伍蕴停下了步子。

 

“变。”

 

飞舞着的剑在半空中旋转几圈之后化为七柄,从各个方向以雷霆之势向狼妖包围而去。

 

银光破开黑雾,狠狠扎进最中间的黑影,一声嘶哑的惨叫声响彻森林,黑色的浓雾彻底散开,一个几人高的巨大恶狼出现在伍蕴眼前。

 

“我本不欲杀你,呵,既然敢伤我,那就将命留下吧。”嘶吼声伴随着巨大的碰撞声,周围很快一片狼藉。

 

“吵死了!啊啊啊,谁打搅老娘睡觉的。”洛鹂儿烦躁的撸了撸自己的头发,听着不远处的打斗声,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决定去看个热闹。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地上满是被砸毁的树木。

 

一只不起眼的黄鹂鸟悄悄停在了被叶子遮掩的树干上,透过叶间的缝隙观摩着这场打斗。

 

黑狼?他不是跑去青城了吗?

 

啧啧啧,这下子可惹上麻烦了,这臭道士一看便不好惹。

 

“混迹人间,伤人性命,当诛!”

 

一阵金光闪过,两道影子在半空中对撞,受过重伤的黑狼一个支撑不住便被甩到了地上,瞬间砸出来一个深坑,尘土飞扬间,伍蕴转过身来,洛鹂儿总算看清了小道士的脸,却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是他?真的是他吗?

 

没等洛鹂儿多想,眼前拼着一口气突然反扑的黑狼打了伍蕴一个措手不及。

 

“去死吧,哈哈哈啊啊……”

 

死死扯着伍蕴的黑狼双目通红,周身气息紊乱,这是要自爆!果然够狠,临死也要拉着小道士垫背。

 

一时间被牵制住的伍蕴挣脱不开,电光火石之间,他似乎看到一个黄色的身影向他飞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小道士,你没事儿吧!”

 

伍蕴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张放大的脸吓的一个激灵爬了起来。

 

我长的难道很吓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洛鹂儿没有注意到伍蕴忽然变得幽暗的眼眸。

 

妖气!

 

忽然就被掐住了脖子的洛鹂儿懵了,看着眼前一瞬间变得冷血无情的男人下意识的抖动了下身体。

 

手越收越紧,洛鹂儿艰难的吐着字。

 

“小道士,你,你这是恩将仇报……我,我可是只好妖,还救了你。”

 

正在洛鹂儿觉得自己再不反抗就会被掐死的时候,那只手猛地松开了。

 

“所有的妖都是狡猾邪恶的。”伍蕴冷冷一笑,摩挲着自己手中闪着冷光的剑。

 

“这次就先放过你,别再让我遇见。”

 

洛鹂儿看着抬脚就走丝毫不留情面的男人,气的跺脚,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吃果子吗?”

 

“要不要来块烤肉?”

 

“我告诉你,那个蜘蛛精可坏了……”

 

跟踪被发现了的洛鹂儿发觉自己完全被无视之后便彻底的放飞自我了,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充分的发挥了自己的话痨本性。

 

又是一次露宿山林,安静的夜晚,皎洁的月光撒进洞口,反而多了几分温暖,伍蕴看了眼蜷缩在自己不远处已经睡着了的洛鹂儿,心里第一次产生了疑惑。

 

这世上真的有好妖么?

 

师傅的惨死仿佛就在眼前,他的师傅,那么好的一个人,却死于自己亲手所救的妖怪之手。

 

他不应该动摇的。

 

夜还很漫长,第二天,伍蕴是被活活饿醒的,身上很暖和,一看竟是多了一条黄色的被子,伍蕴眯了眯眼,心里却有点儿复杂。

 

“小道士,吃饭了。”

 

忽然出现在洞口的女子笑得一脸灿烂,手里举着一串儿黄澄澄的烤鱼,散发着蜂蜜与烤鱼结合后独有的香甜。

 

“咕噜咕噜……”

 

肚子不适时的响起,伍蕴冷冷的扫了眼洛鹂儿,僵硬的接过烤鱼,只是耳尖却可疑的带了几丝红晕。

 

“噗噗哈哈哈……”

 

身后传来压抑不住的笑声,伍蕴身体一顿,恶狠狠的咬着口里的鱼,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洛鹂儿可能已经成渣渣了。

 

一晃几年过去。

 

热闹的街头,一黄衣女子紧紧牵着一青衫男子的手,笑嘻嘻的东看看西看看,一幅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模样。

 

“哇,那个是什么,我想吃。”

 

“糖人。”

 

伍蕴无奈的应了声,看着眼前兴奋无比的洛鹂儿,眼神柔和了些许。

 

做糖人的师傅将糖人画成了两人的模样,精巧好看,洛鹂儿捏在手里好几天都舍不得吃,直到糖都要化了。

 

时间或许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伍蕴知道,随着时日渐长,洛鹂儿在他心里的位置已经渐渐不一样了。

 

她和别的妖是不一样的。

“喂,你们听说了没,听说青城脚下出现了妖怪,杀了好多人。”

 

“太可怕了……”

 

妖怪?

 

夜晚,已经守在妖气聚集地的伍蕴用手压着身旁的洛鹂儿,死死盯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影。

 

不待伍蕴动手,一道红光便迎面而来。

 

“呵!不自量力的小东西。”

 

格外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邪气,听在耳里却让人头晕目眩。

 

“还有只鸟妖,竟然跟人类混迹在一块儿……”

 

“躲一边去。”伍蕴将洛鹂儿挥到一边,提着剑冲了上去,可不到几个回合,便有些支持不住了。

 

一旁的洛鹂儿见此,加入了打斗中,场面一时僵持不下。

 

忽然一阵白雾闪过,朦朦胧胧中,伍蕴觉得自己的意识好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山上打猎的猎户,在树下看到一只受伤的黄鹂鸟儿,不知怎的善心大发捡回了家。

 

鸟儿活了下来,几次放生却赖着不走,后来,猎户便随着她了,多一只鸟儿陪伴,也可排解一下平日的寂寞。

 

白光一晃,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这次伍蕴看到了一块墓碑,墓碑旁蜷缩着一只小鸟儿,不知怎的,伍蕴心口一疼……

 

一只爪子正中他心口,身旁,洛鹂儿面色苍白的躺在地上,快维持不住人形了。

 

“想不到这只鸟妖竟与你的前世还有渊源。”桀桀的怪笑声震荡着,爪子越刺越深,伍蕴心口巨痛却动弹不得,洛鹂儿悲戚的看着这一幕,眼里闪过一抹决绝。

 

一阵白光闪过,耳边只剩下咆哮声,火光里,伍蕴看见洛鹂儿对她笑了笑,伍蕴被推开了,这一次,洛鹂儿要自爆与这妖怪同归于尽。

 

“好好活着。”

 

这是洛鹂儿最后对伍蕴说的话。

 

这一天,青城下了好大的雨,洗去了这一地的狼藉。

 

 

时间过去了多久呢?

 

身边这么安静可真不习惯啊。

 

微风轻拂,浮云淡薄。

 

正在急匆匆赶路的伍蕴忽然僵住了身子。

 

“咔嚓。”耳边是蛋碎裂的声音,只见怀里衣领处猛地钻出一个小小的脑袋,小鸟儿一脸孺慕的看着他,亲昵的蹭着他的胸膛……

往期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FKoNkOicXDsGmnGzFatxUdmxQnut1EU2VDAMlYYCnpniaPWFjrcEZ5FkdBMvEMdlnHns4VFiciciayibQPrc8qQVsdRg/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