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者说|阳和平教授:我相信中国尤其是北京的奶业能更强大

导语: 70年来,北京奶业人始终坚持传承着奋斗、奉献、担当、创新的精神,他们中有政府机构政策引导者、企业经营的决策者、科学理论和实践的开拓者、奶牛养殖加工一线的实施者和将新鲜牛奶送至千家万户的传递者。在北京奶业的发展历程中,还闪耀着一对外国夫妇的身影——阳早(Sid Engst)寒春(Joan Hinton)夫妇,他们将一生都贡献给了新中国的奶牛事业,他们的精神更激励着后辈肩负起传承与发展的责任继续前行。本期《传承者说》,就将由阳早、寒春夫妇的儿子阳和平教授分享他们的动人故事。

年过六旬的阳和平教授有些“特殊”——他是出生在中国的美国人,任教于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在首届“北京牛奶文化节”上,阳和平用一口流利的中文,讲述了父母亲的故事。

1948年,阳早与寒春奔赴陕西定远县三边牧场开始指导农民养奶牛。1949年,这对满怀理想和抱负的年轻人在延安结了婚。“在初到中国的那年冬天,我父母所在的农场举办春节联欢会。虽然当时的生产、生活条件都极为艰苦,但母亲还是想办法就地取材,用牛奶制作了很多冰激凌带到联欢会现场。结果因为我父亲嘴馋,母亲好不容易做的冰激凌很快就被他吃光了。母亲虽然生气,但也无可奈何。后来,在我父亲过生日的时候,我母亲特意给他做了一个蛋糕。你们猜是什么做的?泥巴!”阳和平讲道。

在阳和平的心目中,父母乐观、执着,对中国的奶业饱含深情。虽然条件艰苦,但父母和当地群众对畜牧业的发展却充满着信心,他们把自己的知识和百姓的智慧结合在一起,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硬是一点一点地把奶业搞了起来。此外,阳早与寒春夫妇还竭尽全力帮助中国的奶业人走出国门,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理念。“1979年,我的父母带领着北京和西安的奶业工作人员到美国参观。他们深入到美国的农场里,观摩各种农技展览,和美国畜牧业人员一起交流学习。在整个过程中,他们省吃俭用,住就住在朋友或当地人家里,甚至到公园里搭账篷,把省出来的住宿费全都花在了购买机器、零件和各种仪器上。”说到这里,阳和平特别强调道,“我父母的目的跟很多人不一样,他们钻研的是怎么改变中国贫穷落后的面貌,帮助中国强大起来。”

众所周知,北京奶业发展初期几乎是“一穷二白”,在物资匮乏、技术落后的年代,像阳早与寒春夫妇这样的奶业开拓者,艰苦奋斗、无私奉献,逐步形成了北京奶业一体化规模化发展的雏形,在他们的努力下,北京奶业完成了“从无到有”的历史转变。

而今,北京奶业发展已今非昔比,奶牛存栏量从1949年的1100头发展为2018年的7.52万头,从年人均不足1斤奶到年人均消费量50公斤,奶业规模化、标准化、机械化、组织化水平大幅提升,龙头企业发展壮大,产业素质日益提高。“正因为有这样的发展历史,我相信中国尤其是北京的奶业能更强大。”阳和平在讲到这里时,语气格外铿锵有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