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钟考古:独孤食肉兽工业诗词选

作者简介:独孤食肉兽,湖北汽车改装厂(即湖北拖车厂、湖北专用汽车制造厂)子弟。——————————————————谨以此帖献给将青春留在随州的原湖北汽车改装厂的父辈们,以及当年对厂名耳熟能详但从未谋面的原湖北油泵厂、原湖北齿轮厂的前辈们。特别鸣谢原汽改厂卫姨以近八旬之龄抱恙偕年逾八旬的施伯回忆并整理厂史相关资料。——————————————————按:原湖北汽车改装厂,前身系1960年初冬成立于武汉市江岸区黑泥湖的长江动力机械厂(由中南汽车修理厂制造部和武汉动力机械厂合并组成)。1965年底,长江动力机械厂被拆分为湖北拖车厂、湖北液压件厂等三厂,其中,湖北拖车厂于1966年11月7日移至原随县城关北(今随州市曾都区),系1960年代三大驻随省企之一,也是随州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专用汽车制造企业。1976年(1978?),湖北拖车厂更名湖北汽车改装厂,1992年更名湖北专用汽车制造厂,2007年并入东风集团,称新楚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后随州获评“中国专用汽车之都”,各厂骨干大多出自该厂。(以上据作者部分父辈和个人回忆以及网络资料整理)。

齐天乐·湖北汽车改装厂五十周年祭——丙申孟冬,原湖北汽车改装厂建厂五十周年,天角海隅,鸿雁来集。腊月拜问曾都父执新年,因见告前事,并知建厂于公元1966年11月7日,赋《鹧鸪天》一阕。翌年1月9日,诸父辈再聚于武汉。丁酉孟冬,闻随州大雪,问讯卫姨、刘叔,约同掇遗史,再赋。红垣百载灵车出,人间遍埋废铁。岭挂星窗,原飏丝绢,一例近乡情怯。影框重揭。正铁臂凌云,金花交靥。厂浴晨曦,那些汗水共风雪。故人今夜举酒,向青春致祭,荒野千碣。密线慈颜,芳函废址,总在长空飞越。死生契阔。约耄耋仍来,卷宗深掘。锈轨斑斑,晓寒衔旧月。

鹧鸪天·湖北汽车改装厂五十周年祭诗佚周南有旧邦。天低涢灍汇堂堂。频年我父行荒野,背景其时铸夕阳。声坎坎,影幢幢。车瞳凹蚀铁坟场。又闻月气浓于碱,衣赭何人聚打桩。

美图:张娟

水调歌头·卫姨

——卫姨,南京人,其父尝供职国府,己丑携家南渡,滞港,踟蹰而复归;丁酉罹祸,旋殁,见获“平反”于庚申后。丙午,卫姨流鄂劳动,翌年配湖北拖车厂,即湖北汽车改装厂,后复数易其名,企改撤销,今为楚风社区。又戊申先父流随,卫姨夫妇待之如兄姊。甲午夏,予自赴曾都拜谒滞随父执,卫姨迎我于社区正门,睽违卅八载,我能识姨,姨不能识我,弃行囊仰旧厂遗楣立而泣下。堕我行囊处,迎伫有华颠。阿姨一霎轻唤,穿越这多年。遗址迎风逆长,诸父临川凝铸,背景白云天。麦浪拍孤岛,霭霭漾方言。绿拖车,灰制服,赤围垣。相濡当日及我,诸味不须诠。金飨初阳野轨,黄拂远山丝带,归兴几曾闲。姨尚默留待,泪下若流泉。*“麦浪拍孤岛,霭霭漾方言”:厂人汉籍逾半,馀者天南海北,垣内通行武汉话。

风流子·许姨——许姨,东阳人,上海交通大学砇革前末届毕业生,1970年流鄂入厂,先父以校友、学长回护照应之。许姨“落实政策”后随夫定居南昌,2005年衔旧恩专程返随,时厂已不存,先父在汉下世四载,复与厂人失联有年。2014年1月1日,许姨殁。大荒标远树,斜阳嵌、厂舍赭如燃。正青春直播,那些笑靥,白云飞渡,无数乡关。重到处、圮桥花尽落,孤客鬓双斑。垣折纸船,启锚金海,囱摇排笔,展轴蓝天。相逢宏图里,俱野宿、钟鼎泉下敲残。衔月列车轮齿,磨碎群山。料今夜故人,秋灯各黯,殊方深雨,旧梦都寒。最是童懵儿女,怀古无端。

定风波·刘叔——刘叔,邵阳人,故厂父执,今携期颐之父举家居随,赁薄田于曾郊,耕钓自娱,自号“刘半农”。耕读烟岚号半农。相期问对日相从。昨夜厂房犹叱吸。虚寂。晨光锯破锈窗栊。训我曾、随元一体。须记。造车、造俑更攸同。荒野白云飞大块。千载。何人考古立秋风。*“一体”:近年考古,多以曾、随为一。“造车”谓汽改厂事,“造俑”谓曾侯乙事。

定风波·田叔——田叔,厉山人,现居汉口。曩领拖车厂司机班,先父每就便车返汉,尝以归厂失期获咎,然终不改。后我父新婚未几,复自伤告假,适田叔出车诣省,先父再趁顺风,归而有我;及予满月初莅随州,居厂隅土屋,与虱、螨争席,周身痘发,田叔洒扫瓦房延予母子入住,自携妻孥别居二十六日。甲午夏日自曾都归,往谒田叔,尽醉赋此。烟穗飙蓝马达喧。扶窗谑笑脱红垣。他日高眠春似海。冥会。故人垂老说生缘。旧式卡车黄坂路。东顾。少年归兴白云天。多难衔恩贻我报。遥告。一杯离席罄翁前。*“东顾”:武汉在随东南。

定风波·秋夜大风雨梦谒故鄂汽改厂父执——不赴曾都四年,料诸父执“未疑风雨故人来”。己亥秋为长短句。攒动朱颜废站台。车披蒸汽走长街。轮齿高低金轴转。夜半。厂房高拱锈门开。五十三年流放地。如晦。未疑风雨故人来。无数底盘终不改。春海。万花中骋铁筋骸。*“五十三年”:厂建于1966年,今五十三年。

醉太平·1960年代的湖北汽车改装厂——时称湖北拖车厂。云飙大荒。风泼群芳。厂房起伏隔牛羊。向诗中远方。沸川街景浓槐烫。鎏金背影宽屏飨:列车苍莽炙朝阳。志青春永殇。

美图:邓莉璇

减兰·父亲的口琴——先父流随尝用之,返乡弃置。厂房红矗。垣外野田青浪逐。落日光圈。中摄长车挟远烟。鎏金十指。吹彻口琴春水汜。不是望乡。如是望乡须断肠。

减兰·先父冥诞将至忆随彼村我厂。野旷云高风正广。车被长烟。铁轨穿过水稻田。工廊空迥。夜举星穹为吊顶。焊火交加。历历徂颜如舜华。

减兰·带响的弓箭与金色的大雁——昔客父厂,周末观影,犹记《金色的大雁》《带响的弓箭》等片片段。谁骑大雁。腰挽金弓携响箭。铁臂凝虚。息壤成吨起重徐。露天投影。治水移山多胜境。星宇深凉。幕后秋风拂八荒。

减兰·夜观故鄂汽改厂第一代职工2017新春联谊会CD——秋夜风雨无寐,循环播放CD,基调大抵“青春无悔”。无疑长久以来我过度代言了众多父执,固然我一直深知这一真相,并相信基于视域差异的绵延鸿沟无以弥合。又CD系卫姨所馈。江清汉广。闻道相逢缘理想。烁烁工棚。共扯星群作吊灯。车标无数。莫向天涯论出处。一夜风鸣。他日长征旧引擎。

鹧鸪天·湖北汽车改装厂五十三年祭如泼晨曦漆锈窗。半完成品饰冲床。虚空时泌机油味,阴藓增镌语录墙。围网屹,战旗飏。厂房无数作营房。引擎竟夜鸣荒野,犹有灵车待改装。

贺新郎·夜获故省汽改厂卫姨、吕君母子电话时近清明——2014年春,以网络重拾随州故人音讯,知1978年“落实政策”,延及80年代上半叶,未落籍者陆续获准离厂;千禧初改制,剩余汉籍人员亦全部返乡。灵鸟其来也。废营房、中分锈轨,乱花喧赭。惊起电波星际掠,迥系两窗如画。隔沧海、故人夜话。虚线彼端高垣外,正遥村历历风鸢下。君共我,亦他者。汉东旧国涢之野。背长云、少年并立,春川容冶。无限天涯沦亡意,远近口琴吹罢。信劳动、Z1由能贳。金色火车掀麦浪,擘虹楣七彩层岚跨。遗史在,俟天赦。*“吕君”:卫姨次子,昔在厂时玩伴,今为随州某民营专汽厂骨干。“中分锈轨”:旧汉-襄(武汉-襄阳)铁路穿厂而过。“少年”:将青春抛掷在异乡的父亲及其同事。“虚线”:手机电波。

美图:张娟

外一首:好事近·梦驭1960'S款布加迪威龙超跑——梦立街口,有老旧超跑就我,因驭而追风,梦未竟而词成。觉而味之,似为1960年代布加迪款型。狼颊豹躯骸,漆蚀一灯凹瞎。看尽人间好景,向惊沙怒渤。四驱振栗咳音宏,足跼又将发。抛却凡车满路,炙綦痕如黻。*古诗:“将飞者翼伏,将奋者足跼。”——————————————————相关一组:甲午夏日自曾都归,辑历年随州诸什命曰《苦难集》,复拟增补不辍。选录一组。 少年——辛卯清明前三日梦父花漫白云天,长川立少年。春风抚寥阔,我父自深眠。

六月二十三日初诣楚风社区至卫姨家以路途焦渴罄饮壶中水揖涢卅八年,复饮云山水。罄壶还故人,总是飘零味。

戊戌先父忌日梦回大堤口小学——先父昔流随,时或归家勾留一二日,及别,追送于黉廊,然皆绝不我顾。后三十年,我母曰:汝父尝言,实不忍也。谁穿廊隧出江楼,影共晨曦刺目收。号泣百年追不得,从来我父不回头。

乙未梅雨季再赴曾都独倚灍桥忆父鱼尾红摇雨縠圆,鸭头绿到圮桥边。望乡照影人如在,流过烟波四十年。

丙申清明前二日忆先父并亡殁诸父执踏青儿女返灯前,不信投荒五十年。剩有故人同一笑,江湖分月众坟圆。*庾信诗:“柳随霜白,月逐坟圆。”

丁酉清明——风雨如晦,忆先父并随州父执。夜台无寐柏幢幢,遥念羁留顾彼邦。待补澄莹涢浦霁,风灯未减故人窗。

己亥春忆先父并故鄂汽改厂父执百年契阔约同醒,遥夜荒碑熠众铭。更启天涯春万幅,故人眠食雨檐青。

丙申端午翌晨感卫姨事——卫姨,金陵人,以家史流鄂,滞随五十载,后自将女孙成年,女今负笈武汉。端午短信拜问滞随父执,姨复曰:孙女晚间归家食粽,明日返校。人间无处不荒原,郧蓼为家五十年。谁见故楼人白发,凉灯一夜照团圆。*“郧蓼”:欧阳修《李秀才东园亭记》:“随,春秋时称汉东大国……僻居荆夷,盖于蒲骚、郧、蓼小国之间,特大而已。”

丙申端午后夜获吕君电话再感卫姨事莺花摇漾影框间,雨肆流银一夜喧。中有故楼人淡语,绿苔壁外是荒原。*卫姨女孙端午自武汉归家,翌日复返校。

丙申端午后夜获吕君电话告以今年不赴随州流光绿入壁间藤,遗史今年掇未能。想见长涢烟雨上,故人忆我就凉灯。

厉山作——六月二十五日晨兴厉山驿,时宿雨少霁,相麦浪青青,犹曾都故省汽改厂前曩景,因得“我父孤踪杳”十字,已而足成八句,末化陶诗勉为旷达,不觉泣下数行。汉东一夜雨,迎棹碧无垠。我父孤踪杳,其湄群籁新。坐将前代史,麾作异乡云。昨聚故人饮,感怀多所欣。

庚寅秋日忆随信美童年国,迢遥古汉东。车烟芜轨外,厂舍野花中。往者日以远,故人都未逢。登临空雁字,江海又凉风。

赠随州童俦吕君——甲午夏日初莅曾都楚风社区,实故鄂汽改厂改制后所遗者,卫姨、吕君母子并诸父执携眷设席迎我,视厂及幼时垣外园田、墟落悉植砼林,举酒递寿座中白发,大醉还驿。远陂古柳彼鸡虫,日堵村妮试弹弓。惭我亦为叔伯辈,持君犹戏梦魂中。延来父老头俱白,询及离丧睑一红。好是醉乡童境在,月窗推送麦田风。

乙未梅雨季再赴随州,父执尽老,儿辈俱长,童俦与我亦中年,席间合影醉赋又逢梅熟雨溟溟,遗轨涢邦昨一停。梦里犹呼姨叔伯,镜头已括老中青。如观落日方言岛,遽化荒原墓志铭。唯有飘零无所证,夜车迢递几人醒。

乙未梅雨季有怀随州父执拟逾旬往谒——甲午夏往谒滞随父执,约翌年复来。乙未梅雨季,行期甫定,赋此。周南作囿寡斯民,为共羁留亦可亲。每岁故人涢上老,诸姬遗土雨中新。雁归寥阔痕如画,月出江湖烛未湮。应笑别离犹昨日,陆沉更向酒边询。*“雁归寥阔痕如画”:改开初年,未落籍厂人多返乡。参见《贺新郎·夜获故省汽改厂卫姨、吕君母子电话时近清明》《减兰·改开初年的那些返乡火车》。

乙未夏日再游随州博物馆兼呈刘叔、吕君青山何处正啼鹃,独对长涢逝邈绵。我父少年蒙难地,故人深雨钓鱼天。俘金久俾三苗服,为隶曾劳五虐悬。不道千秋荐铭物,虚茔姬土草芊芊。*古随处三苗北,及为殷人所伏,“子孙为隶,不夷于民”;又殷、周以随枣走廊掠南土青铜称“俘金”;“五虐”本三苗之刑,周人得而用之。

六月三十日致电滞随父执告以今年不赴曾都谁陈钟鼎汉之阳,逋客遥瞻倚雪矼。无数故乡成底片,有时荒野映高窗。金燃锈轨终疑幻,红褪围垣未肯降。虚待酒阑人讲史,去年灯外雨泷泷。*“汉之阳”:周封“汉阳诸姬”,随为首。

丙申谷雨答故湖北汽车改装厂父执见召国邻陨蓼亦辽哉,五十年前我父来。曾向郊原饔白雪,总成蟹舍冱苍苔。高张铁网周遭地,遍厝灵车解放牌。陈迹谁令更裒掇,山川艰阻况重霾。*“解放牌”:初,底盘皆一汽解放,及1969年二汽立于随西北十堰至1970年代末,递为东风底盘淘汰。

戊戌春问讯故湖北汽车改装厂父执时三年不赴曾都雨讫云山绿可锄,遥知别史就中储。市桥竞货当春韭,河府潜巡百岁鱼。窗映故人居更健,花熏昨梦到非虚。笑谈乙冢多封事,周甸聆钟韵有馀。*“乙冢”:曾侯乙墓。

己亥重午有怀随州故湖北汽车改装厂存殁诸父执画框昨夜布深穹,无数流亡在眼中。废站斓斑睡今雨,列车辽邈亘秋风。每增碑碣荒苔注,曾馈川原背影同。留守故人新剥黍,一年灯外石榴红。

美图:张娟

减兰·甲午父亲节——先父在随,靡日不怀乡,尝以电扇自伤食指获假,归而有我。甲午父亲节始闻我母言及遗史,其恸锤心。时先父下世十三年。摩棱逾罅。云在楚天车在野。厥父虚骸。犹取长途默往来。归心似铁。生我都缘盈指血!隔彼恒川。今古相望两泫然。

减兰·夜雨独宿曾都炎帝大酒店——店址原驻湖北汽车改装厂、湖北油泵厂子弟小学。予春三月生人,同年夏就襁褓随母赴汽改厂探父,全家借宿庠舍,接课桌为床,谓为“团圆”。今四十馀载,先父下世既久,我母年届古稀,厂与小学并周遭野田悉无存。甲午夏日访旧,夜宴故人,独宿遗址,太息弥襟。百年多难。醉听檐声吹不断。陡合莓墙。囿我伶俜宿大荒。谁摇襁褓。仰见双亲方顾笑。有泪淋浪。沐此殊乡灯烛光。

减兰·夜雨设席酬曾都故人明日辞随临川而指。三十八年沧海事。枯柳江潭。我父春空抹一蓝。燕谈契阔。灯火昏昏清泪撮。染袂停云。明发挥之赠故人。*“三十八年”:予初生至1976年,每岁暑假必在随。1996年尝往寻故人(事见《望远行·随州》),不遇。今2014年,始能曰久违。

减兰·夜雨宿驿作寄曾都故人明日返汉道之云远。平旦无劳留野饯。其泪弥襟。珍重平生一片心。故人灯火。深雨涢湄俱识我。桥北桥南。分梦诸窗复夜谈。

减兰·改开初年的那些返乡火车——甲午冬日再感随州遗事默怀诸父执为曾流放。垂老梦回同一望。遥夜奔流。衔月列车无尽头。沿途布卵。递化远山灯蕊绽。雨角风棱。敲碎江湖君莫听。

减兰·乙未夏夜独宿旧随州站遗址临街驿楼高衔月。帘底灯河流未歇。轨剖长街。锈绿车厢断续来。眺予父母。春伞交擎持我去。风雨荒郊。四十年前旧板桥。*予满月初莅随,其后往返汉、随皆自旧站出入。2008年新站另址落成,旧站今为曾都闹市(参见《水调歌头·闻随州新火车站落成》)。

减兰·乙未再谒滞随父执沉戈瘞箭。县界当年何旷远。同是青春。各领他乡来去云。垣围孤岛。梦作麦收人语笑。帆片高低。金海航行白衬衣。*“县界当年何旷远”:《后汉书·侯霸传》:“(随县)县界旷远,滨带江湖,而亡命者多为寇盗。”

清平乐·游随州博物馆出倚灍桥忆父随侯运斧。噀彼红旂蛊。时放古都浮蓼渚。钟鼎轻于朝露。殊方异代伶俜。青春无物牵情。唯有Z1由须撷,白鸥贴满沧溟。*“殊方异代”:先父1968—1978客随,曾侯乙年代约当前450。

念奴娇·一个武汉人1978年的城市记忆改元初肇,饰蓝幕、岁晏烟花交洒。彩梦游园蝴蝶熠,烛我空厅旋马。双子楼中,百年身外,飘拂连环画。隔垣吹叶,末班车渐收也。我父方发随州,昏昏雪意,芜轨奔于野。我叔我姑忙各牖,待荐团圆春鲊。万瓦鎏银,双桥闪睫,浩浩居人话。渡轮偎坞,大钟月岸将打。*“我父方发随州”:先父是年返乡。

多丽·夜获故鄂汽改厂吕君电话——吕君,随州童俦,江南无锡人,举家流随,父母与先父同事一厂,今家于随。绕回塘。微萤遥引船釭。问畴昔之游乐否,人在天地东厢。舣波心、张宵成幄;到云边,剜月为窗。一苇悬灯,万殊爱乐,露台挥棒有蛙王。炊菱处、圆沙宿鹭,飘泊意都忘。依约是、童冠齐业,沂岸濠梁。最凄凉。参辰出入,何意同话凋伤。乍听音、翻疑似梦;道奄忽、儿女成行。都把童年,摄诸默片,更阑各自坐空场。料汝我、于兹互见,屏幕蚀昏黄。待归时、推篷微笑,苹满江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