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贡》所载山体未必是“特别高大之山”

(作者:刘玉文)

笔者在一篇题为《〈禹贡集传〉札记》文字中说过一句话:“一说‘《禹贡》碣石’,有人就以为必定是“特别高大”之山,这也是误解。”

据一位住在昌黎的先生说该文是在“愚人节之夜匿名贴出”的,他在“愚人节”看过之后,专门写了一篇题为《谈古今碣石为一山(修订稿)》的帖子(http://jieyangren.blog.hexun.com/3073254_d.html)反唇一击,其中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小标题:【“《禹贡》碣石”当“必定是‘特别高大’之山”】。所以我专门请教哪天是“愚人节”,不觉今年的“愚人节”这个洋节日又过去多日了,忽然又想起往年曾在“愚人节之夜”发帖子的事。也还想起了“‘特别高大’之山”这件往事。

山东无棣碣石,海拔63.4米,占地0.39平方公里,是渤海西南岸的唯一的特立孤峰。被这位昌黎先生多次谥之曰“偏远的小丘”、“只能算作‘高土冈’”、 “一座孤零零的小小山丘”,“毫无‘碣石’之貌的小山包(尽管当地也因附近有“小山”而呼之为“大山”)”。然根据古人“河之入海,乃在碣石”的论断,无棣碣石为《禹贡》碣石无疑。那坐落在辽东湾西岸附近的“跨越昌黎、抚宁、卢龙三县境界,南北长近24公里,东西宽约20公里,由近百座颠连起伏的峰峦组成的碣石山群峰”似乎可以称得上“特别高大”,它们是否就成为《禹贡》碣石呢?暂不在此重复论否。仅就【“《禹贡》碣石”当“必定是‘特别高大’之山”】略述管见。

查《禹贡》全篇1193字, 所记载的山体共计43座,其中:

(一)峄山

《禹贡》有“徐州……羽畎下翟,峄阳孤桐。”

峄山,在山东省邹城市东南10公里处。

【孟子故乡之峄山】文中说: “峄山又名绎山、邹峄山.其海拔582.8米,周长10公里。论其高,伟不惊人;论其势,似乎平平,但其兀立平川,拔地而起,其险、其奇、其古、其幽,令秦皇登临,引文人游子神往,亦使今人观览不绝。”(http://tieba.baidu.com/f?kz=367027426)

【百度百科>邹城】曰:“境内最高海拔648.7米,最低海拔35米,平均海拔77.8米。地型分为低山、丘陵、平原、洼地、水面五种类型。……峄山,又名东山,位于邹城市东南12公里,与泰山南北对峙,被誉为“岱南奇观”。( http://baike.baidu.com/view/7885.htm)

在群峰耸立的泰沂山区中,峄山与泰山南北对峙,海拔高度仅为泰山三分之一稍强,减去山脚下的地平海拔标高,其相对高度更小,显然也算不得“特别高大之山”。

(二)大伾山:

《禹贡》曰:“东过洛汭,至于大伾。”

【百度百科>>大伾山】介绍说:“大伾山系太行余脉,东西宽0.95公里,南北长1.75公里,面积约1.66平方公里,海拔高度135米,平地高起70米。它不是丛山中的峻岭,而是平原突起的孤峰。”

《禹贡》大伾山,平地高起70米,显然也不是“特别高大之山”。

(三)砥柱山:

《禹贡》曰:“砥柱、析城至于王屋。”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山西一》云:“底柱山,在平阳府解州平陆县东南五十里,西去河南陕州四十里,近《志》:‘三门山之中峰为底柱,高不逾数寻,围不及百尺,特以岿然中流而名。’”据【河南三门峡】一文介绍:“砥柱位于三门峡黄河大坝下的激流之中,露出水面6.7米,牢牢的屹立在那里,任凭风浪激击,力挽狂澜,屹然不动。它的刚强不屈的形象被喻为中华民族的象征。”

《禹贡》砥柱山,“高不逾数寻,围不及百尺”,河中的一块礁石而已,更算不得“特别高大之山”。

(四)陪尾山

《禹贡》:“熊耳、外方、桐柏至于陪尾”

“陪尾”所在之地有二说:一说在今山东泗水东,泗水所出的陪尾山;一说在今湖北安陆北。

(1)陪尾山在山东省泗水县城东25公里处,距曲阜数十公里。

《史记?夏本纪》:【正义】注:《括地志云》:“泗水源在兖州泗水县东陪尾山。其源有四道,因以为名。”

《词语字典》:“张华《博物志》卷一:‘八流亦出名山……泗出陪尾。’其后《隋书.地理志》﹑《大清一统志》及近代学者多从此说。』

【百度百科>泗水】说:“泗水县地处泰沂蒙余脉低山区丘陵区……东部海拔154米(陪尾山),西部海拔76米(楚夏寺河口)。”“(全县)有大小山头561座,海拔500米以上的11座,海拔400米以上的71座,其中北部凤仙山为境内最高峰,海拔608米。”

【百度百科>泉林泉群】。说;“泉群地处泰沂低山丘陵边缘,东部陪尾山海拔130米,西部汶泗断层地堑处在100米以下。”

《禹贡》陪尾山,其相对高度充其量也不过数十米,无缘跻身于“特别高大之山”之列。

(2)一说“陪尾在江夏安陆东北”。今湖北安陆市。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湖广三》记载:“安陆县:○陪尾山,在府东北五十里,小丘也。或以为《禹贡》之陪尾,误。俗呼横山,一名横尾山。”

“小丘也”,自然算不上“特别高大之山”了。

有上可知:“陪尾山”,不论是在山东泗水县东者,还是在湖北安陆市北者,都是小丘,均称不上是“特别高大之山”。

(五)内方山

《中国古代地名大词典》(中华博物编辑)曰:“内方山,在湖北钟祥县西南,接荆门县界,今名章山,一名马良山,又名马仙山,《书禹贡》:‘导蟠冢,至于荆山,内方至于大别’,《孔传》:‘内方,在荆州,汉所迳’。《汉书地理志》:‘竟陵,章山在东北,古文以为内方山。’”

《马良山怀古》云:“据《荆门州志》记:‘章山,禹贡谓内方山,因三国蜀名臣马良读书于此,故后改谓马良山。’…… 马良山方圆4公里,主峰海拔155米,是沙洋县最高峰。”

【沙洋县旅游概况】:“境内地势西北高,东南低,西北向东南呈缓慢倾斜,最高处为马良山,主峰海拔155米;最低在长湖底最深处,海拔27米。”

《禹贡》内方山,海拔155米,减去山脚下的海拔高度,估计相对高度不会超过百米,显然也算不上是“特别高大之山”。

仅就上述几处《禹贡》记载的山体而论,均属于小丘或礁石之列,称不得“特别高大之山”。

《禹贡》时代,人们尚未建立起“山脉”概念,也尚未建立起“海拔”高程基准面,古人对山体的“绝对高度”并不敏感,而只对其“相对高度”感兴趣。

古今以来,没有那一位学者主张所有《禹贡》记载的山体“必定”是“特别高大之山”。《禹贡锥指》的编纂者胡渭(1633——1714),在其《禹贡锥指略例》中就说:“禹所名之山,苞举宏远,非一峰一壑之目也……至若厎柱、碣石、朱圉、大伾之类,则又狭小孤露,与一峰一壑无异。盖山陵之当路者,不得不举为表识,未可执前例以相绳,以为必广袤数十百里之大山,而疑古记所言之非也。”

根据山体之大小来判定是否为《禹贡》之山,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查《禹贡》“禹别九州,随山浚川……奠高山大川”,北不过“恒、卫(今河北滱水、滹沱河)”,并未涉及到昌黎“仙台顶”附近任何大小河流,也就无所谓“随山浚川”,即使有“特别高大之山”且后人名曰“碣石”,也不应冠以《禹贡》头衔。

“碣石”之貌何如哉?碣,作为名词使用时,表示“特立之石”。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曰:“碣,特立之石也。”唐朝训诂学家颜师古《汉书》注曰:“碣,山特立貌。”;碣,也指圆顶的石碑,《后汉书?窦宪传》“封禅丘兮建隆碣”注:“方者谓之碑,圆者谓之碣。”唐·司空图 《偶诗》之三:“一掬信陵坟上土,便如碣石累千金。”

无棣碣石虽是“一座孤零零的小小山丘”却耸立于鲁北海滨低洼平原上,既有“特立之貌”,又在“禹疏九河”域内,正符合“盖山陵之当路者,不得不举为表识”的《禹贡》所名之山的宗旨。岂可以“特别高大之山”障目,而不识孑然特立之《禹贡》碣石哉!(文/2009)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