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钗头凤:唐婉的凄然绝唱

作者:蓝虹

《钗头凤:红酥手》和《钗头凤:世情薄》是陆游和唐琬唱和的名词,成为南宋词曲中的代表之作。词要感人,特别是,成为传世之作的词,必然包含着词作者全部的心绪。陆游和唐琬钗头凤唱和之词,惊艳了历史和岁月,却是他们血泪恋情谱写而成。钗头凤,唐婉的凄然绝唱,缠绵悱恻,以生命为代价的哀怨情愁,冷寂伤怀,使其与陆游的钗头凤唱和之词,成为婉约派词曲中的惊艳之作,而唐琬,也和李清照等著名女词人一起,成为了婉约派著名女词人的代表。但,唐婉的钗头凤之所以感人,在于,这是绝唱之作,痛至心扉的感伤,使其根本不需要借用任何文学的手段,其情之情切,其性之婉然,其悲之哀鸣,其伤之痛然,透过词曲,让阅读者感同身受。唐琬写完这曲和词之后,没多久,就缠绵病榻,去世了。生命中,到底可以承受多少的伤痛伤心和哀愁呢。载不动的离愁别绪,难以言述的深深思念,无法排解的绝望之情。所有的所有,随着钗头凤的和词,在凄然中落下帷幕,一代才女,在哀然叹息中,发出难!难!难!的哀怨,想要忘记想要不相思,太难太难,想要再见面想要再述衷情,还有机会吗?不要说是见面,山盟虽在,锦书也是难托,太难太难。除却巫山不是云,都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可是,如果曾经相濡以沫,又如何可以做到相忘于江湖?爱情是太感性的东西,你可以理性地作出选择,却无法阻止你内心的思念悲伤和哀愁。钗头凤,最终,以生命的绝唱,结束了唐琬痛苦相思的折磨,以死亡为代价,换来了唐婉最后心灵的寂静和安然。

唐琬的《钗头凤:世情薄》唱和呼应的是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陆游是南宋时期著名的豪放派词人,所以,又号称陆放翁。可是,这个豪放派词人,最著名的词,却是极具婉约派特征的《钗头凤:红酥手》。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谁能想到,如此凄切伤感缠绵哀痛的爱情诗词,竟然是金戈铁马驰战沙场的陆放翁所写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遥想当年,陆游是二十岁玉树临风的青年学子,青春勃发,风流倜傥,对爱情有着无限向往,在期待和揣揣不安中迎娶了唐婉。当盖头揭开时,多少的惊喜多少的欢欣。十八岁的唐婉一身鲜艳的红嫁衣,头上配着金色明艳的凤钗,鬓发如云,凤钗上装饰着翡翠的羽毛,凤嘴里挑衔着摇晃的垂珠,大红宝石装饰的凤眼,晶莹辉耀,在烛光中闪耀。好一支美丽华贵的点翠衔珠金凤钗,映衬着唐婉十八岁的青春绝美容颜,是怎样震撼着少年陆游的心。洞房花烛的惊喜相拥,随后诗词唱和的心心相印。陆游和唐琬是幸运的,就这样,春光水色,青春年华,走入爱情,走入人生。唐婉戴着凤钗的云髻高耸美丽温婉,摇曳生姿顾盼妩媚的风情万种,深深地刻入了少年陆游的心里。当他带着唐婉在春色满园的园林里游乐,诗词唱和时,看着满园桃花垂柳下穿着浅紫纱裙头上簪着紫玉步摇的美貌唐婉,雅致娴静,肩削颈长,真是看不够的美貌,叹不完的满足。

原以为,这样的痴情爱恋,这样的情满意浓,就是一生一世了。不是吗?他们是明媒正娶的夫妻呀,除了生死,这世间,还有什么可以将他们分开呢?但唐婉三年没有生育,在过去那个时代,就是大错了。无论是怎样的风华绝代,无论是怎样的才华横溢,那个年代的女子,终究是用来传宗接代的。于是,陆游的母亲要求陆游休妻再娶。古代女子七出之条,无子是非常充足的休妻理由。也有哭泣,也有哀求,也有抗争,但终究,陆游还是坳不过母亲,忍痛休妻了。是真的坳不过吗?还是没有想到离别之痛失去之苦是如此深刻,可以缠绕一生?

无论是陆游还是唐婉,都为这样的别离,付出了一生的代价。唐婉在写完《钗头凤:世情薄》之后,就哀怨而亡,而陆游,一生所写的最悲切的爱情诗词,都是写给唐婉的。在他84岁临终那年,他还让他的儿孙搀扶着他,再次来到沈园,这个他与唐婉离异后唯一一次相见的地方,就是在沈园这唯一的一次相见,陆游伤感地写出了《钗头凤:红酥手》。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再想相见,何其难呀。红酥手,黄藤酒,满园春色宫墙柳,过去的美好,多么令人怀念啊。但是,东风恶,欢情薄,这样的别离,只剩下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是命运的错,也是自己的错,如果早知道,离别的伤感和痛苦是这样痛彻心腑,如果早知道,离开她就等于离开生命离开所有人世间可以眷恋的幸福,当初,应该更坚决更坚定地坚持,要求把她留在身边呀。毫无疑问,二十岁的陆游是软弱的,他争取了,但不敢坚决争取。但当他三十一岁,再见到唐婉,看见唐婉痛苦和消瘦的面庞,感受着自己心灵震撼般的痛楚时,他忍不住发出错错错的叹息和悔恨。少年时的以放手,成了两人终身之痛。

春光还是如少年相依相伴时一样,但身边的美人却因为无限的思念憔悴消瘦了,泪水滚滚滑落,丝绸的手帕都被湿透了。唐婉是大家闺秀,感情应该是含蓄的,但,这次相见之后,也许再也见不到了,那种绝望伤心和痛苦,让她再也顾不上任何其他,只是情不自禁地痛哭。平时甚至是压抑着不能哭的,好不容易见到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相见,至少,可以无所顾忌地痛哭一场吧。思念、伤心、哀怨....., 满园的桃花被狂风吹过后,已经寂寞凋零,飘落在干凅的池塘中。海誓山盟虽然还刻在两人的心间,但是,但是,别说再见面,就是想写一封书信,倾诉思念,都是难难难呀。深情难托,哀怨无限,悔恨交加,看着痛哭消瘦的唐婉,想起曾经要呵护保护她终身的誓言,真是莫莫莫。进,再也回不到从前,陆游已经再娶妻,唐琬也已经再嫁夫。但,退,又怎能推出满腔相思,满腔爱恋。离别时,还没有感受到真正的失去,还能够接受和面对,但,随着离别后的日日夜夜,那痛彻心扉的思念,那想要紧紧握住的不愿失去,都在撕咬着心,原来,这份爱恋,在生命中这么重要,以至于,失去它,就好像失去了生命失去了人生。可是,无论怎么痛苦,无论怎么不舍,无论怎么悔恨,到了这一步,都已经无法挽回。曾经的幸福快乐呀,曾经的柔情缠绵,如今,只剩下,莫!莫!莫!

陆游是男人,当他无法排解他的相思之苦时,他投身了金戈铁马驰战沙场,从一个文艺青年,转变为豪放的陆放翁。他在连连征战中压抑自己思念的痛苦,但是,当他从战场脱身,他的心,又回到了沈园,这个他最后一次见到唐婉的地方。应该说,他后面重游沈园,心更痛,因为,唐琬在写完与他唱和的《钗头凤:世情薄》之后,很快就去世了。唐婉为这段感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陆游心里的痛悔内疚,一定更加深刻。他后面,又几次到沈园,写下了一系列回忆唐婉的沈园系列诗作。最著名的是他75岁时写下的《沈园二首》。

第一首是: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斜阳黯淡,画角哀鸣,而沈园池台楼阁也有了很大变化,毕竟,距离最后一次在沈园见到唐婉,四十多年已经过去了。但当年相逢的小桥,桥下仍然是春波荡漾,当年唐婉如翩然惊鸿的仙子,曾经凄楚欲绝地降临于春波之上。一切早已无可挽回,那照影惊鸿已一去不复返了。那种相思,那种思念,那种悔恨和内疚,即使陆游已经75岁,但依然那么浓烈。随后, 陆游又写道: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离她香消玉殒已过去四十多年了,沈园柳树也老得不能吐絮吹绵。我也即将化为会稽山一抔泥土,但当我再次来此时,想起她,我仍然深深落泪啊。。“泫然”二字,饱含无比复杂的感情:有爱,有恨,有悔,悲伤之情充溢楮墨之间。

到陆游84岁那年,他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了,即使已经无法自由行走,他仍然让他的儿孙搀扶着他,最后一次来到沈园。五十多年的遗憾,五十多的相思,五十多年的痴情,84岁的陆游,为唐婉写下了最后一首思念的诗。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岁月悠悠,沈园一别,已经是五十余年,心爱的恋人,也已经逝去了五十多年,化做了一杯黄土,但是,为什么,我梦索魂牵,始终放不下的,还是那个人那段情呢。香消玉殒的唐婉,正值最美的年华离世,84岁的陆游,重游沈园,回忆少年时花烛之夜的惊喜缠绵,青年时春光明媚中的诗词唱和,中年时沈园最后相见的哀怨悱恻,到如今,五十多年过去,为什么心痛的感觉仍然这么强烈?错!错!错!莫!莫!莫!

《钗头凤:世情薄》是唐婉唱和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而作。她作完此词之后,很快就抱恨离世了。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好一句雨送黄昏花易落,好一句欲笺心事,独语斜阑。千言万语,无限哀伤,如何诉说,怎么诉说?这难难难,包含了多少无奈,多少愁怨,多少委屈和伤痛,多少相思,多少思念,多少痛入骨髓的依恋。是的,这世间有千百种人生可以选择,但是,已经爱上了,已经心灵交付,已经铭刻入心,曾经巫山不是云,爱情是一种心情,深藏于心灵深处,你可以克制自己的思念吗?你可以克制自己的痛苦吗?爱而不得,相见无期,唐婉的绝望和哀怨,终究是只能用生命来化解。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唐婉终究是用她的生命,为这段凄婉缠绵的情付出了她的一往情深,矢志不渝。而陆游生命中的千山万水,都深藏在唐婉的眼泪之中。所以说,宋词中最凄美的爱情,尽在钗头凤。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